金牌单双中特王|黄炎彬单双中特

天全之戰 張獻忠設下一場“鴻門宴”

2019年3月7日

1647年春,安文思隨肅王豪格到達北京之后,除了與利類思合著有后來整理出的《圣教入川記》外,還著有《中國新史》,以葡萄牙文寫成,原名《中國的十二特點》,是西方早期漢學的奠基作品之一。全書共分為21章,記述了中國的歷史與明末清初時的社會狀況,特別對中國社會的禮儀風俗、城鎮特點、官僚貴族體制和皇城建筑等作了較為詳盡的記述。本書文筆生動而傳神,有不少是《圣教入川記》完全不載的內容。書中一段敘述,記錄了大西軍與川西天全高、楊土司之間的一場重要戰爭。壹天臺山僧人拼死抵抗大西軍

大西軍之所以一再討伐高、楊土司,在于當時從成都逃往邛州、天全的明朝宗室成員與富豪甚多,天全全境成為大西國權力的“真空”。張獻忠部下大將李定國亦傳令雅安附近的邛州,宣布“降者雞犬不驚,不降荇剿盡殺絕”。劉文秀顯然要激進得多,《滟預囊》指出,他領兵進駐邛州時“取遺民萬余家盡屠之;又殺僧道千人。”大概懷疑他們之中會有間諜,立“搜山”、“望煙”等頭目,“縱越高山大谷。有匿崖洞者,舉火熏之。邛、蒲二百里,盡為血肉之場。”由此可以發現,黃虎(張獻忠)的四大義子,在屠殺四川老百姓的一道上,刀鋒一個比一個鋒利。何來半絲仁慈?

近年在邛崍市天臺山發現藏數百僧人骨殖的“萬人坑”,佐證了這一記載。大西軍攻天臺山,遭到數百僧人的拼死抵抗。大西軍從后山攻入,將全山僧眾屠滅。“萬人坑”呈墓室結構,外表像“井臺”,有寶頂、石門,口小肚大,面積約有十幾平方米。據天臺山景區管委會職工高叔先介紹,上世紀90年代,他專門用竹竿去插量過坑內的累累白骨,寒氣森森,呈絮狀的白骨和粉狀的骨灰厚達1米。

大西刀鋒轉向邛州,城內百姓驚恐萬狀,為此跪求當地官員,希望他們獻出官印以保全地方。雅州知州王國臣準備投降大西,逮捕了從邛州逃跑過來的官員胡恒、阮士奇以及他們攜帶的3顆官印。高躋泰聞訊,立即發兵二千,進攻雅安的王國臣。雅安城被攻破,王國臣敗逃,后來輾轉到了成都,受張獻忠封為“茶馬御史”。高、楊二土司將胡恒等官員迎入始陽鎮暫住。這就是大西國語境里的“雅州兵變”。48貳

人敢死隊大戰之后陷于南橋

后來黃虎以兵來招降,高躋泰固守不服,抵抗大西軍張能奇部進攻雅安,張能奇兵敗退出雅州,大西政權在蘆山縣建立基層政權,“以(李)國杰來知蘆山”,高躋泰得知后,又率兵進攻蘆山,誅殺“偽政府”縣令李國杰。

表象之下,另有隱情。

當時高躋泰和部下徐漢卿得到密報:張獻忠義子張能奇部李國杰受命到蘆山,帶來一筆金銀財寶,他們是來秘密藏寶的。高躋泰得到的藏寶線索是“石刀對石斧,黃金萬萬五。誰能猜得破,買下成都府。”徐漢卿得到的線索卻是:“石鑼對石鼓,黃金萬萬數。誰能識得破,買個成都府。”蜀地方言里,往往把“錢”稱為“數數兒”,發音為去聲。也由此,拉開了大戲連場的尋寶帷幕。

在與大西軍對峙中,天全六番招討司副使楊之明乃是一位決絕之人,他全權主持軍事,大西政權遣使送金印前來談判,他竟然“立斬其使”。旋即帶領48人出兵攻打大西軍,“統部將陳國富而下四十八人,掃境出師”。楊之明自覺兵力單薄,便又聯絡成都朱俸伊、閬州鄭延爵部,合兵一處,在飛仙關、總岡山、邛崍南橋等處與大西軍作戰。“之明與賊遇于總岡,陳國富而下四十八人,大呼陷陣,賊勢稍挫。洪氏率諸婢橫貫而擊之,賊乃敗潰。賊以之明兵不易敵,益發精銳來戰,再遇于南橋,自晝鏕至夜分,賊騎愈多,遂不得脫,然亦無肯脫者。與陳國富而下四十八人,洪氏及諸婢皆死之”。楊之明死后,被“棄其尸錦江”。這說明他是被押解到了成都后處死的。

《蜀碧》提到了一些細節,與楊之明并肩作戰的,還有成都進士朱俸尹、川北舉人鄭延爵等人,“俱擒,為賊剮于省城南門外。延爵逃至總岡山,收兵再戰,沒于陣。”直到乾隆四十一年(1776)楊之明才獲得朝廷封賞:“賜謚烈愍”。

由此可見,相較于一波又一波的大西軍,當時土司的兵力嚴重不足,遠不是安文思眼中的數萬兵馬。別說大西軍一次屠殺土司4萬兵力,就是有4000人就不錯了。

在征討過程里,大西軍自滎經縣過峽口而來。時任土司帳下文職官吏的胡家第七代傳人胡升龍,率領鄉勇于前陽堅壁清野,成功擊退大西軍。不久,土司強力反攻,保衛天全免遭屠戮之禍。胡升龍英勇善戰,土司高躋泰獎其“保境綏靖”匾額,以勵其行。

編輯:網絡編輯 
金牌单双中特王 ag平台游戏网站 一起博彩票 农场提现游戏 爱丽丝滋贝鲁库 扑克牌二十一点规则 2019七星彩最新图规 乐通手机客户端下载 关东煮游戏2019排行榜前十名下载 百灵官网百人牛牛 江苏快3预测